Pinned toot

trigger warning:一些家长恶劣冷漠的态度 

机缘巧合之下,我和朋友们复盘了一下,发现绝大多数家长对待抑郁的态度都可以合于一坟。简而言之:口头上各种虚无缥缈的support,花里胡哨;实际上既不愿意包容儿女的生活方式,也不愿意为了儿女改变自己的行为态度。

举例:
1. “你大白天的睡觉,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家里的事都与你无关是吧?”
我白天又没有事想做,自己的时间自己安排,凭什么不能睡?
2. “爸妈该你的吗?钱都给你花,你就这个让人心寒的态度。”
所以爱是有条件的对吧?那就明码标价,别再说那么好听。
3. “我们都不敢讲话,生怕又刺激到你。你太敏感了吧?”
敏感的人不配活着?那就是环境的错。动不动刺激到别人,你不该反思一下自己讲话有没有问题吗?

这三连真的,惊 人 一 致。

我想去吃宜家。
如果再不吃宜家的话,我的一些,就是,比如我的容貌、我的身体,还有我社交的礼仪,还有我美好的品德、美好的性格,甚至是灵魂都被毁掉了。

是的,爷爷和他的朋友们,是那场大饥荒的亲历者,也是幸存者。我会记得他在酒后拉着我回忆。太奶奶把他和妹妹送往隔壁村,他们才得以死里逃生。
不要跟我说“中国粮食充足,从来没发生过大规模饿死人的事。”这件事就发生在还债的那些年,人踩人的残忍与风雪中报团取暖的温情同时达到高峰。忙着活下去的同时,总有人忘了一切本不该如此。
我会一直说,一直说:有人的血汗膏脂都被刮走了,他们的声音也被一并夺取。所以同代的见证者出借自己的喉舌,子孙们再学会痛苦而必要的语言。

我的云盘里还有一个文件夹,叫“感恩并积恨”,去年的这个时候已经存了很多图片和视频”。感谁的恩,积什么恨,在落雪的堤岸上写得清清楚楚,每年、每一场歌舞升平的晚会都给它加一个感叹号。

关于书和作者的一点点日常碎话 

我似乎没有最喜欢的作者。
从前很有好感的作者写过我认为根本不适合作为书被阅读的东西,也可能他原本就不准备出版,是后人多此一举。
近期最爱的书的作者在此前从未给我留下过印象,所以称不上是“最喜欢的作者”。
我会由于对某本书满意,而尝试探索该作者的其他作品。但是不代表我会爱屋及乌,因为喜欢某位作家而喜欢他的全部作品。反之亦然,除非我看遍了ta所有书。
conclusion:关于作家,很难说,但是喜欢的书还是有几本的。

《瓦尔登湖》和《飞翔的教室》总能使我平静些许。
尤其是后者,像圣诞夜噼啪作响的火炉,里面烧着松木,上面挂了一排排袜子。门外的雪静静落下,被隔绝的寒冷使室内的温暖凝实。烤黄油面包的香气钻进鼻孔。

🚢老师,写文小天才。

(这句全球人民都要看到,thx. (?)

看到虾仁儿要买新的机械键盘,突然想起来一件事,我新买没多久的外接机械键盘,大概也就买了6-7个月,shift键已经不好使了。但是它确实比薄膜键盘强,自带的已经被我敲废了四个键。(何?)
我相信产品价格在一定范围内应该是越贵质量越好的,超出它就不一定了。预算200的话肯定能买到挺不错的,我这个价格不超过100。

有些朋友做事和措辞一样严谨,对自己的道德要求甚至到了我个人觉得有点苛刻(褒义)的程度,时常能帮助我自省。所以如果感觉自己被他们骂到了,我强烈建议当代网友反思一下自身,而不是后续讲不出道理再自取其辱。 ​​​

炸鸡皮有那~~~么好吃!建议我喜欢的人都去吃吃看!

“在黑色的塔楼上卜测星象,
带着孩子前进,穿过夜影……
为的是让昨天——成为传奇,
为的是让每一天——变得疯狂!

我爱十字架,爱绸缎,也爱头盔,
我的灵魂呀,瞬息万变……
你给过我童年,——比童话更美妙,
不如再给我一个死,——就在十七岁!”

好家伙,总算登上🐘了。
昨晚心跳杀死睡眠。在三点多尝试直接喝一点伏特加,然后看完了《大天使昂热丽克》。本来以为会两点才醒,既然提前醒了,就去吃点炸猪排喝点饮料吧。
我不觉得拜登有多好,但是相对不那么无可救药。前进总要一点点来,会有反复,有倒退,有停滞,我会怀抱着希望等待。
有句话说“当你救了一个,就救了世界。”别处的希望也是我的、你的、他的,即便尚未降临在我们身上。选择的权利在此时此地闪闪发光,就是一切。敬遥远之地的希望🎉。

“我在这个世界上没什么要做
除非是燃烧”

只要别把我算在内就是“皆大欢喜”,这完全成立。

曾经:我希望安乐死的时候身边都是好朋友🙏🏻。
现在:大家各死各的吧,一切道路终将汇合在赫卡忒的三岔口。

发这条的时候看见在“天猫u先”薅到的6瓶AD钙奶发货了,好耶。

Show more
Mastodon.nl

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: No ads,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, ethical design, and decentralization!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!